币糖提醒:警惕各交易所客服电信诈骗,凡声称交易所客服的都是骗子!

矿工流浪记:再过两个月,我就破产了

上周六晚 23 点,一条短视频在加密从业者的朋友圈广泛流传,一众 KOL 纷纷转发,并配文:一个时代的终结。

视频中,数以百计的矿机整齐地排列在置物架上,几名工人正逐个关闭矿机电源;感伤的配乐,不断重复的「Bye」,不仅是对即将清退的矿场说再见,更像是在矿业黄金时代落幕之时,一声感慨万千的告别。

频截图

频拍摄地为四川某水电消纳园内的一处矿场,而同样的一幕,当晚也在四川多地上演。

随着过去两个月蒙古、新疆、青海等地相继出台政策,清退加密挖矿项目,被矿工视为最后「希望」的四川也在近期政策落地,全面清退矿场。至此,中国境内曾经主要的加密挖矿大省,都对矿工关上了大门,比特币算力受到影响呈现雪崩式下降,相比今年5月中旬的峰值已近腰斩。

不过,留给矿工感伤的时间并不多。不乏一些早已财富自由的老矿工自此偃旗息鼓,贱卖机器离场。但对于更多购置了新机、仍在回本期的矿工来说,他们必须另谋出路。

经过近年发展,矿业的金融工具已很完善,身负杠杆的矿工不在少数,每月的还贷压力迫使他们必须尽快重新开机,出海,是他们最后的选择。

“我身边几个杠杆倍数高的,已经躺平等着清算了。我应该还能再撑两月,现在也在考察海外合适的矿场,目前倾向美国德克萨斯州。”受访矿工告诉Odaily星球日报。

然而,出海并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,路途漫漫运送重资产去往陌生之地,显性的困难已经不少,隐形的陷阱则更多,此前出海折戟、血本无归的矿工就不在少数。

沉浮之际,Odaily星球日报采访了多位矿工,听他们讲述停机前后的二三事,以及出海挖矿的相关种种,究竟去往何处?前方还有多少困难?哪里才是最靠谱的落脚点?

矿都全面清退,“黄金时代”落幕

“其实早在一个多月前,我们就做好心理准备了。但船大难掉头,就算你知道了,又能怎么办?就像这次关停,提前一天通知你,我们根本无力改变结果。”矿工老 A 颇为无奈。

老 A 的矿场位于四川某座水电消纳园内,总负荷高达数十万千瓦。按照 1 万千瓦负荷投入成本 500 万元计算,总计投入达到上亿元。

然而,矿场建成开挖只有 10 来天,就被紧急叫停。 

6 月 18 日,多个社群中流传一份由四川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、四川省能源局发布《关于清理关停虚拟货币「挖矿」项目的通知》。文件表示,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目前已排查上报国家的 26 个疑似虚拟货币「挖矿」项目,由相关市(州)政府牵头,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、省能投集团配合,于 6 月 20 日前完成甄别清理关停工作。该消息后被澎湃新闻等主流媒体证实。

6 月 19 日晚,包括老 A 矿场在内的数十家备案矿场,作为第一批「示范企业」全部被紧急关停,这也就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。当晚,“四川比特币矿场集体断电”也登上微博热搜榜。

而在此之前,与内蒙、新疆等地煤炭发电遭诟病污染不同,主要应用水电的四川还被众多矿工视为国内挖矿“最后的希望”。

5 月 21 日,国务院金融委在会议中提出“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”。此后,新疆、青海、内蒙古纷纷出台相关政策对虚拟货币挖矿进行整顿和清理。 

虽然监管信号明确,但不少矿工仍持保持观望态度,并未急着迁移布局。在不少矿工看来,新疆、内蒙叫停挖矿主要是因为煤炭对环境污染严重。对于采用水电能源的云贵川地区,仍然报以乐观的情绪。特别是随着丰水期来临,四川等地有着水电消纳需求,或许还有生机。 

6 月 2 日,国家能源局四川监管办公室召开小范围调研座谈会,进行关停虚拟货币“挖矿”对今年四川弃水电量的影响分析。有参会矿工表示,挖矿可以正常进行,也向外界传递出积极的信号。

彼时老 A 已和四川有关部门签署了合作协议,并进行备案。他也放下了悬着的心,自己有正规合同作为保障,大概率不会发生突然断电的情况。

然而,仅仅过了半个月,风向骤变,云南、四川相继宣布取缔加密挖矿项目,也给老 A 当头一击。

“从新疆、内蒙开始整治矿场时,不少人已经察觉到这次力度不一样了。因为在内蒙的文件中,加入了「防范金融诈骗」的内容,关停矿场跟你用什么属性的电就没什么关系了。”老 A 事后做了一番总结。

据此前媒体报道,四川是国内乃至世界最大的比特币矿工聚集地,大约有 800 万的负荷正用于加密货币挖矿。随着这一轮的整治,大型矿场已经全部关停。

不过,老 A 透露,目前四川辖区内,一些负荷较小(1000 千瓦~2000 千瓦)的孤网电(不进入国网系统)矿场仍在运行,但随着政策的落实,这些矿场关停也进入了倒计时。

贱卖机器还好,部分矿工只能清算破产

“原来用来交流的矿工群,现在已经开始卖变压器、卖矿机了。”老 A 解释说。随着内蒙、新疆、四川等地矿场相继关闭,一些矿工有感于政策收紧,开始考虑贱卖设备出场。

大量二手机器涌入市场,导致矿机价格暴跌,与几个月前「一机难求、一卡难求」的局面仿佛两个世界。

一位二手矿机销售告诉Odaily星球日报,现在矿机已经彻底沦为买方市场,卖方报价基本宣告失效。以 S19 为例,此前一度被炒到 7 万以上,现在二手矿机只要 2 万多元。为了缓解矿工出货压力,比特大陆也在近期宣布暂时停售现货机器。

然而贱卖矿机退场其实也是一种选择,一部分高杠杆矿工根本没得选,他们只能另谋出路继续挖矿,否则将面临清算破产。

由于近两年各类金融工具的兴起,矿圈杠杆倍数开始上升。一小部分矿工选择质押币借钱买机器,并质押机器再次买入新机器,有的人身上每月背负着上百万乃至上千万的还贷压力。

此前每个月都可以挖出新币且币价不断上涨,还贷自然不成问题。但现在从源头切断,矿工挖不到币,就会导致现金流断裂。到期后机器以及质押代币将全部被清算,甚至可能依然不够偿还,需要承担负债。

这样的矿工不在少数。近期一位负荷达到数十万千瓦的矿场主,由于拿不出几万现金,被债主上门围堵。一名受访矿工表示,如果接下来两月依然不能挖矿,“矿圈会死很多人”。

“我身边几个杠杆倍数高的,已经躺平等着清算了。”受访矿工告诉Odaily星球日报,他的一位朋友在过去三个月中,矿机只开挖了 10 天,现在依然到处找电。“我应该还能再撑两月,现在也在考察海外合适的矿场,目前倾向美国德克萨斯州。”

目前只有少数几个省份出台限制政策,其他省份尚未落地,也给了矿工喘息的空间,可以在各地流转(俗称「打游击」)。一些地区依然有不少矿场在运转,但是由于能源有限,难以负荷大型矿场,只能满足一些小型矿工需求。

目前国内一些矿工依然保持观望态势。一是期望夏季电力高峰后,对于电力需求较低;二是期望政策出现一些松口。这也是目前不少正在各地“打游击”的矿工,内心最真实的想法。

由于矿工打游击的需求,近期移动矿箱的需求猛增。某矿箱销售告诉Odaily星球日报,其业务量在过去一月翻了 5 倍,部分订单发货时间已经排到了下个月。(注:移动矿箱可以脱离矿场,整体随时搬迁,并保护矿机不受损。)

出海去往何处,中亚、东欧、北美还是北欧?

监管趋严,中小矿工或许可以承担损失退场,但对于拥有上万台矿机的大矿工而言,出海寻找适合的场地建设新矿场,是必走之路。

城堡岛投资公司的创始合伙人 Nic Carter 此前判断,可能有 50% 到 60% 的比特币算力最终会离开中国。

“最近一个月,包括头部的矿池在内的圈内的朋友都在问我,怎么出海,流程怎么跑通。我们也给了几个朋友几万负荷,帮助他们短期度过难关。”矿工老董告诉Odaily星球日报,目前整个哈萨克斯坦全部矿场总负荷大约在 130 万千瓦,但并没有跑满。

早在 2018 年,老董就开始在海外建设矿场,目前其在哈萨克斯坦拥有一座超过 10 万千瓦负荷的大型矿场。在这次国内矿机清退时,老董顺势将自己的矿机陆续转移至海外。“前两年是因为在国内总是需要来回折腾,而海外电价便宜,想着给自己留一个退路,没想到现在正好用上。”

对于出海矿工而言,中亚、东欧、北美、北欧也成为几个重要备选项:

  • 美股上市公司比特矿业则宣布在美国以及哈萨克斯坦投建矿场。最新消息是,其首批虚拟货币矿机(320 台)运抵哈萨克斯坦,预计在 6 月 27 日部署完毕并投入运营,其他自有矿机也正分批运往海外。

  • 莱比特矿池 CEO 江卓尔表示:“联合挖矿业务不会再对中国大陆开放了,后面主要在北美部署矿场挖矿。”

  • Poolin 矿池副总裁 De La Torre 表示:“我们正在努力使我们的全球采矿哈希率多样化,这就是我们搬到美国和加拿大的原因。”

从政策来看,不少海外地区对加密货币报以友好的态度,并出台相关方案作为保障。例如,哈萨克斯坦 AIFC 投资部近期通过中国媒体喊话,欢迎中国矿工进驻该国,三到四周可建立合规托管矿场。此外,今年 6 月德克萨斯州州长 Greg Abbott (R)签署了一项法案,为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创建法律框架,并且德克萨斯州银行部通知批准州特许银行托管加密货币。

在四川矿场关闭后,手握几万台矿机的老 A 也在国内寻找新的战场,但最终苦寻无果,只得寻求出海,德克萨斯州也是老 A 重点考察的新地址之一。“我们在那边也有一些电力资源,电价基本在 2 毛浮动。更关键的是,美国那边比较讲契约精神,不会突然给你停电。”

除了老 A,德克萨斯州也是其他不少矿工心中理想的目的地。矿工老陈表示,出海优先考虑美国、加拿大等法律健全之地,人身、财产更有保障,而中亚、中东等地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,更容易发生意外事故。

“正规一点就选北美,性价比高一点就在哈萨克斯坦以及中东。”有业内人士总结了矿场出海选择标准。

由于矿场出海已成趋势,也带动集装箱资源紧俏。币信矿业 CEO 陈雷,近期就在朋友圈发文求购 200 个集装箱。

(矿机正在被放入集装箱)

出海之难:困难不断,陷阱重重

无论是政策,还是电价,海外似乎看起来都对矿工十分友好。然而,漂洋过海地运送资产,没有真正经历过的人,无法想象出海之后,有多少坑在等你。

首先是建设成本高昂,工期长。

根据老 A 的考察,目前德州 1 万千瓦负荷的投入成本需要 3500 万元左右,是国内的的 7 倍。即便是以性价比著称的哈萨克斯坦,建设成本也比国内高出不少。

一个重要的原因是,哈萨克斯坦虽然留有大量前苏联时期的电器设备,但早已老化,并不适合建设矿场。就以老董的新矿场为例,总负荷 3 万千瓦也只能跑上 1 万千瓦负荷。

因此矿工需要选择从国内购买电器设备,进行清关运到国外。矿机以及电器设备从国内经过铁路运出,到达阿拉木图(哈萨克斯坦第一大城),而后转运至各地矿场,需要大约 20 天的时间。

此外,老董也反映国外团队普遍施工较慢,且没有专业的矿机维修团队,因此需要从国内招募人工,办理签证,打好疫苗。整个流程走下来,基本需要两个月左右才能建设一座新矿场。“我们给矿机维修人员的工资,年薪可能都达到百万了。并且整个物料、大宗商品价格现在都在涨,也进一步增加建设成本。”

此外实际经营中暗坑很多,防不胜防。

2018 年老董第一次出海试水时,选择在俄罗斯北极圈内的一座城市建场。但在实际经营中,由于气温过低,电器设备以及矿机经常故障,无法挖矿。最后撤出时,合作伙伴找各种理由扣押机器,经过协商最终只拿回了一半矿机。后来转战哈萨克斯坦,老董的电器设备也被合作伙伴「无偿租用」。

当我问老董为什么不选择拿起法律武器,维护自身权益时,他无奈地说:“他们在当地都有关系,你去找律师,也是当地的;走诉讼,可能拖个一年半载。说白了,你是耗不过这些人的,不过,在哈萨克斯坦,你如果把法律和整个流程走通了,保护矿机基本没问题。”

老董的遭遇,也是老陈等绝大多数国内矿工顾虑所在。“海外坑这么多,没有足够的资源、人脉,还是不要去海外了,很难发展。”

由于海外矿场建设难度高,不少中小矿工选择将矿机托管给海外成熟的矿场。但老董指出,此举风险很大,可能丧失矿机归属权。“机器清关时,谁来清关就是谁的,遇到不靠谱的,直接把机器全部吞了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”

此外,也有不少海外矿场宣称拥有大量闲置资源,对国内进行招商。老董介绍称,目前由于疫情,哈萨克斯坦并没有充足的闲置资源。“很多矿场口气很大,说我有 20 万、30 万负荷,都是胡扯。现在因为疫情,人也进不去,设备也进不去。真正规模化开始建场,应该是要到明年年初,才是合理的。但到时候又会是什么新的状况,谁也不知道。”

对于整个加密市场来说,矿圈一直是神秘的“大后方”。

矿工交流主要都是在网上、社群里,每一次线下峰会都是一场大型网友见面会。一旦熟识,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就会很快变得紧密,抱团取暖。这次集中关停之后,一些海外矿场矿工也帮助国内朋友跑通出海流程,甚至直接将自己的电力资源共享。

尽管此次损失惨重,但对不少老矿工来说,他们已经享受了几年市场给予的红利,对于比特币以及区块链技术依然深信不疑。

也正是这种深信不疑,让矿工们克服重重困难走上出海之路。

只是今日一别,不知何时重聚 

【“拉群”客服:tdapk01 广告投放:alimama99999】

新人撸糖果必备工具

“币糖国际”友情提醒:投资有风险,入金需三思!保护好个人隐私!
【重要提醒】:
币糖国际网内容均转自互联网,请明辨各个项目风险,一切风险自担,涉及资金交易及个人隐私务必小心并远离,千万不要投资,请谨慎切勿上当受骗!
【免责声明】
本网站以及其他平台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第三方平台。我们对于网站及其内容不作任何类型的保证,网站所有区块链相关数据与资料仅供用户学习及研究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法律等其他领域的建议和依据。您需谨慎使用相关数据及内容,并自行承担所带来的一切风险。强烈建议您独自对内容进行研究、审查、分析和验证。
西贝财经

作者: 西贝财经

欢迎各区块链/矿业会议线上线下媒体合作!可提供战略宣传服务!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Q Q: 97054003

邮箱: 97054003@qq.com

工作时间:9:00-23:00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